软妹维护主义者

锤基重症病患 银土癌症晚期

【锤基】《梓园惊变》后记(猩红山峰AU,ABO,生子,黑暗哥特,HE)

思绪万千,一时间缺失语言能力了(ಥ_ಥ)这大概是我看过最好的锤基au了,世间珍宝不过如此叭……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夸了

龍梨_:

——我依然爱着你,哪怕一个人颠沛流离。


用我在本文中最喜欢的一个句子作为今天的标题。


哇,又到了写后记的时候,逼逼叨什么的小宝最喜欢啦!


哈哈哈哈,好吧,严肃,毕竟这还是一篇正剧。


这文是在2017年11月20日动笔的,那时候正是狂刷雷神三基情洋溢的时节,因为那会儿填坑眠于略感瓶颈,所以开了新坑释放过于膨胀的激情。


我在开坑之初给这文的立意非常明确:首先,要有肉,而且是大肉,从少年时候的纯情爱爱到成年之后的狡诈爱爱(就是这么的恶趣味哈哈哈,我的每篇文好像都是因为我想看他们在某种设定下做爱了,于是就写了,情节什么的都是在做爱之上衍生出来的);其次,这文里要用到我在猩红中最爱的两点元素,幼时惨遭压迫相依为命,以及骗婚仙人跳(虽然我在实际操作上,将这两点元素分别用在了Thor和Loki,以及Hela和Loki的两条故事线里)。


我个人是非常喜欢《猩红山峰》这部电影的,虽然结局不尽如人意,但里面姐弟那种相依为命的经历以及抖森的盛世美颜(好吧,这是重点)都让我痴迷不已。早在15年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便想要写一次这个AU的锤基了,但我那会儿处于封笔阶段,外加有不少太太写了猩红AU的短篇将我喂得一本满足,所以我想想也就只是想想了。


啊,我又扯远了……那段时间钟情哥特,沉迷旧片,看了不少五六十年代的黑白电影,对光影里的那个时代产生了一种别样的迷恋,特别喜欢的一部便是我在此文中致敬的《The Innocents》,双胞胎的想法产生于这部电影里的一对兄妹。


其实猩红山峰故事里的年代比我文中要早,属于维多利亚时代末期,而文中的现在时年代推后到了1922年,因为我加入了战争的元素,第一次世界大战。当时的想法是他们因为战争分离,而战后Loki在寻找Thor的时候,一面恐惧着哥哥在战争中死去,一面安慰自己导致Thor失联的是因为战争,而不是他已经被挚爱的哥哥无情的背弃。


这是很虐的,就像在教堂告解的章节,Loki的自白。


【我站在那里,站在所有热闹和喧嚣之外,一面庆幸着他的生,一面希望着他已经死去。】


【父啊,我有罪,我诅咒我的哥哥、我的爱人死去,我希望他死去,我怎么能这么恶毒?】


他一面庆幸着哥哥的生,一面却希望他已经死去,死在战争里,他能接受他死了,愿意余生都在痛苦中哀悼他,却不能接受他明明活得好好的只是把他抛弃了,在他们有着那么刻骨铭心的过往、承诺、誓言之下,在他为了等待和寻觅他付出了那么惨痛的代价之后。


一开始,大家或许会觉得Thor很渣:他带着想要独占遗产的想法回到庄园;自白抛弃了弟弟烧掉弟弟的信件;不断地重复他恨Loki;带着面具同Loki礼尚往来地相互试探利用……但随后我揭示了原因,一段即是误会又不能算是误会的往事。


我喜欢在写AU的时候用文中的情节去套电影里的梗,比如这里母亲的故去。电影里Loki在恶作剧使坏的心理下给黑暗精灵指了路,结果却触发了神后Frigga的死亡,神后对Loki的爱,以及在她死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发生的对话……这些我都用进了这个故事里。电影里人物的关系永远是同人文赖以依托的基石,我喜欢这样换着场景地表达它们,这让人物鲜活,也让情感真挚。


在文中,站在Thor的立场上,他确实应该恨Loki。撇开Loki在母亲死亡这件事上扮演的角色,他确实真真切切地隐瞒了Thor十年的时间。而这十年,是他们最黑暗最悲苦的日子,Thor为了呵护他强自坚强,为了保护他倾尽了一个孩童到少年所能付出的所有。


【我们陪伴了对方最动荡最黯淡的岁月,那时候的我们,除了彼此,一无所有。】


结果这个被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却藏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,可能伤害了他最爱的妈妈,这让他怎么想?Thor后来杀了那些盗贼,他那时是真的起了想杀掉Loki的心,但他不能那样做,他不能伤害他,唯有远离,唯有强迫自己同他爱恨两清。


这是文中Thor的无可奈何。


也是造成后来的八年时间Loki悲惨命运的原因。


再来说说这文里的Loki吧。


记得最开始我和大宝(Alpha帅锤)讨论这篇文大纲的时候,我就直接用了“黑莲花”来形容Loki。诚然,他和哥哥有着凄苦的过去,在哥哥走后又有着悲惨的遭遇,但在这样的境况里,他没有像普通的软弱的Omega那样随波逐流,被人任意处置,他将自己仅剩的仅能利用的身体和头脑作为了博弈的筹码,在Hela的手下保全了孩子和自己,虽然是用着伤害他人的恶毒手段。


文中的Loki是个坏人,他扮演了猩红里托马斯的角色,但因为Loki本身的性情,同样的骗婚局里,他将托马斯那份被动的坏变成了主动的坏,坏得坦坦荡荡,坏得有血有肉。


我这样写是因为在我的解读中,Loki本身就不是一个善者,电影里,他在斯图加特大剧院说挖人眼睛就挖人眼睛,在纽约大开杀戒并乐在其中,除了对着他重视的哥哥和母亲,他对其他人的生命可以说是凉薄。


文中也出现了他在少年时期杀人的描写,他从小就只是在哥哥面前乖顺,这是一个假象,Thor知道,并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和默许,毕竟……这篇文一开始我的立意就是每个人都黑!就连一向在我笔下忠厚老实的大锤哥哥也不是完全的好人。


这一次,他加入了围绕Odin遗产展开的战争,而且还是以表面好绅士的形象作为伪装,一度骗到了聪明狡诈的大姐和基基。当时只是稍稍这样一脑,就感觉这样的大锤哥哥真的好帅好厉害啊!写写写!


哎呀,一不小心又画风剧变了。


继续来说角色吧。


Jane的话,一开始我是让她作为一个哥特式小说女主出场的。这文我尝试着以一种全新的,悬疑感十足的模式来讲故事。借鉴了霍勒斯·沃波尔式的哥特元素,神秘的城堡、秘密的通道、隐蔽的城垛、活动的暗门、无所不在的恐怖怪声,以及一个常常晕倒的女主(哈哈,她们常常在关键时候晕倒);而且往往还相伴着一个威胁性的秘密,一个古老的诅咒, 以及无数的困扰……这些都令我欲罢不能,但由于后期将精力倾注在了锤基的主线故事上,以至于没有像前期那么模仿的彻底,只在最后两章又回归了这种套路。


Jane是一个富有冒险主义精神以及果敢自信有思想的进步女性,在电影里我也很喜欢她,将她带入1920年代之后,这种品质就更难能可贵了。


同那个时期的所有美国人一样,受着战后新经济以及世界新格局的冲击,在思想上他们进步且排斥鄙夷旧的思想,渴望出人头地,害怕狭隘。这造成了她在面对Loki的诱惑时难以抗拒的心理。与其说她是被诱拐进这个阴谋里,不如说她是自主自信地走入了这个家庭,这个骗局,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并懂得如何去获取。但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并不是因为她愚笨最后成了受害者,而是一次博弈之后不敌对手的落败。


最后是Hela,我们的大姐。


在大姐的身上,体现了这篇文中最纯粹的恶,但这份恶并不是来得没有缘由。就和爱一样,它也是有理可循的。


大姐有着幸运抑或是不幸的童年,母亲早逝,跟随侠盗一般的父亲走南闯北,过着东骗西诈的生活。孩子的世界观是多么的脆弱啊,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,受着唯一的亲人不善的影响,在她的认知里,那种罪恶的生活才是常态,那令她快活而自由。以至于当父亲厌倦了漂泊终于带着她安定下来的时候,她感觉到了背叛。


父亲因为有了新的妻子和孩子不再视她为唯一,但在她眼里,父亲依旧是她的唯一,这份落差以及她视正常人的生活为非正常的错误世界观,导致了她对还是婴儿的弟弟下毒手,最终致使她被父亲送走。


在这篇文里,Odin无疑不是一个好家长,他更像是一个侠客,来去无依,随性洒脱,他活得快意恩仇,但却苦了无辜的孩子。这样的家长,在现实生活中也比比皆是。


姐姐的心结一直未曾解开,或者说她需要一个恨的寄托支撑她走下去。继母死后,这个恨的寄托便落在了Thor的身上,她同父异母的弟弟,一个无辜却无力反抗她的孩子。


任何的悲剧都是有因有果的,这是真实的人性。


啰嗦了这么多,在结束这篇后记之前,我要大力感谢我亲爱的大宝!!!


因为这文里复杂的人物关系和环环相套的权欲阴谋,写到十章之后我差点无法驾驭,无法再顺利地写下去。谢谢大宝无数次地陪我探讨人物的性格,陪我梳理阴谋之间的逻辑与合理性,陪我一遍又一遍地推翻和再构大纲……真的,如果没有你,我肯定写不到这个程度,因为很多很多次,当我一脸生无可恋来敲你的时候,真的是已经脑袋卡壳成一团浆糊了。


爱你,没有你的帮助不会有今天完美结局的梓园。


【他们互为铠甲,也互为软肋,没有谁比谁更强大,也没有谁比谁更弱小。】


用我们神兄弟最完美最让人歆羡的关系作为结尾吧。


谢谢大家看到这里,也谢谢近半年来对梓园的陪伴与关注,这个故事结束了,但锤基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。


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我们下一个故事见。


 


2018.5.5 龍梨 于成都